首页 成语故事问答正文

第九百五十五帖 读 《白雨斋词话》

  读书破万卷·《白雨斋词话》 (955)

  《白雨斋词话》,词学专著。八卷。清陈廷焯撰。初刊于光绪二十年(1894年)。

  陈廷焯,字亦峰,生于清咸丰二年(1853年),卒于光绪十九年(1893年)。丹徒(今镇江)人。光绪十四年举人。专攻词学。著作除《白雨斋词话》外,有《白雨斋词存》、《白雨斋诗钞》等。

  《白雨斋词话》卷首有作者光绪十七年(1891年)自序,汪懋琨序、王耕心序、包荣翰跋,许正清跋等。凡八卷共六百九十余则,于评说词人词作中提出自己的词学观点。亦峰论词,首创沉郁说。他说:“所谓沉郁者,意在笔先,神余言外。写怨夫思妇之怀,寓孽子孤臣之感。凡交情之冷淡,身世之飘零,皆于一草一木发之。而发之又若隐若见,欲露不露,反复缠绵,终不许一语道破。匪体格之高,亦见性情之厚。”又说:“作词之法,首贵沉郁。沉则不浮,郁则不薄。”从这些话中可以知道,沉郁说的主要思想就是要求情思深沉、厚实,意味无穷,蕴藉含蓄。要想做到深沉、厚实,词的思想内容须“怨”和“哀”。亦峰指出:“诗以穷而后工,倚声亦然。故仙词不如鬼词。哀则幽郁,乐则反浅。”又说:“东坡不可及处,全是去国流离之思,却哀而不伤,怨而不怒,所以为高。这就是说,词的沉郁、忠厚、“幽约怨悱”,与词人的性情际遇有关,乃“身世之感使然”。譬如姜白石即是一例:“南渡以后。国势日非,白石目击伤心,多于词中寄慨。”而且,亦峰还认为词的沉郁忠厚的内容须通过顿挫婉转的用笔表现出来,如说:“碧山咏蝉诸篇,低回深婉,托讽于有意无意之间,可谓精于此义。”他很欣赏那种“沉郁顿挫中别饶蕴藉”的词作。亦峰论词,一方面吸收浙派词家的“清空”说,赞赏“姜尧章词清虚骚雅,每于伊郁中饶蕴藉”;另一方面又特别推崇常州派的“寄托”说:。夫人心不能无所感。有感不能无所寄。寄托不厚,感人不深;厚而不郁,感其所感,不能感其所不感。”又说“古词章不外比兴”,“为一室之悲歌,下千年之血泪,所感者深且远矣”。通过比兴寄托而达到沉郁深厚,这就能创造出“词外有词”、余味无穷的境界。亦峰论词,能取浙、常两派之长而成一家之言,因此《白雨斋词话》刊行后,影响很大,受到广泛的称道。

  评:亦峰首创沉郁说,深沉厚实高体格。

  巧取浙常两派长,“词外有词”无穷歌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